I need to die to feel alive.

【露独】Tease

@废纸篓聊天时的短小脑洞,图也是她画的!

主题大概就是《正在为自己挑选(……)玩具的军官终于找到了满意的尺寸》 


一时间,上尉就那么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站在面前的苏联青年,对方略高的个头让他不自觉微微抬起下颌。审视的目光像一把杀伐的冰锥,猝不及防钉进那双毫无准备的浅色眼睛。


满是困惑的藤紫色瞳仁游移不定,被审视的人正不安地用靴子小心碾压着脚下咯吱作响的厚厚雪层。军官淡漠地移开视线,转而打量起对方的身材,以一种漫不经心的轻浮态度丈量他有些臃肿的大衣下包裹的宽肩和紧致修长的四肢。


营房前齐踝深的雪地里留下上尉在踱步时若有所思的足印。忽然...

【英独】(中篇)幽海 1-6

“他的归宿在大海深处,在盛满宝藏的传说里。”

 BGM

(一)


他又一次做了那个似曾相识的梦。


梦中的自己在不断下潜着,起初在耳边窸窣嘈杂的泡沫随着越发的下沉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邃的寂静。


周围光怪陆离的景象时而恍惚,时而清晰;它们缄默无声地凝视着不速之客的到来,警惕着,敬畏着。


梦境模糊和虚化了现实中的感官。


感觉不到的是刺骨的冰冷和压迫的窒息感;相反,就像回到了久违的怀抱中那样安逸,轻松,心头翻涌着莫大的欢欣之感。


怪异,离奇。


后来他看到了人...

【露独/米独】Tomorrow Never Dies 31

Chapter Thirty-One


在路德维希和伊万双双消失的这段时间里,世界的救世主大人可丝毫没有闲着。他穿梭游走在大厅内各个绿桌前,轻松捎走或多或少的筹码。尽管一直在小赢,他却从不恋战,仿佛不过是在试探自己的运气。


幸运女神的光环似乎始终都没舍得离开他的头顶。


这是个好兆头。


阿尔弗雷德环顾了一番四周,收获了不少惊奇艳羡的目光,一瞬间的膨胀自我甚至差点让他效仿某个法国人一样,对人群抛出一个飞吻。


但幸好他及时忍住了——一道刺眼的猩红色视线从他的面孔一扫而过,如刀锋般凌厉冰冷。


……...

【英独】Trouble Is A Friend (*含H)

好久没写英独了!我果然还是和英先生一样,能驾轻就熟进入独独(的身体)

*喜闻乐见的双向暗恋


戳这里

【露独】Семнадцать мгновений весны 8

(八)


说来也真是奇怪。过去我曾那么希望路德维希主动对我开口,甚至希望他说个不停;可如今当他真的就基尔伯特(他哥哥)这个话题彻底打开话匣子的时候,我反倒希望他能乖乖闭上嘴,然后倒头安安静静睡上一觉。


明明还没有见过基尔伯特,我竟然就已经在嫉妒他了——那家伙,简直就像是一块强力吸铁石,把所有可能存在的话题碎屑都从我跟路德维希的相处空间里无情吸走。


就在这短短几十分钟之内,我几乎就已经对基尔伯特的英雄事迹了如指掌——从他是个左撇子,日记本可以塞满整整一面墙;到他得过几次嘉奖,铁皮匣中的勋章可以碰撞出怎样的乐章,全部在我耳边回荡得一清二楚。...


【露独】Семнадцать мгновений весны 7

(七)


第二天的公务忙完后,我抽空去看了路德维希。


虽说发烧的人嗜睡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但算起来他也足足睡了一天,目前却依然没有醒的迹象。


病房中悄然无声,我放轻脚步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他的身上除了被子之外还加盖了一条毛毯,侧对着我,半张脸都埋在蓬松柔软的枕头里。


之前从他上衣中搜出的那枚铁十字此刻正静静躺在我的口袋中,尖锐的棱角偶尔会透过层层衣料硌到皮肤。


战争已过去这么久,追究对方小心藏匿勋章的私心自然毫无意义,但对于它背后的来历,我倒是颇为好奇。


我垂眼看向他,目光从那些散乱铺陈的金...

【露独】Семнадцать мгновений весны CH5-6

(五)


“心疼啦?”


不用回头,我都知道那幸灾乐祸的拖长音调出自谁口。转过身,果然看到菲利克斯正惬意地抻了个懒腰,嘴角扯出一个浮夸的微笑。


“啊,我早该料到跟你有关系,这又是什么捉弄人的新把戏,嗯?”于是我不再盯着路德维希远去的背影,转而看向那双慵懒的绿眼睛。


就像丝毫没有听出我的讽刺一样,他脸上得意的笑容更甚。


“今天可真够冷的。不过那个人,他的这里需要清醒清醒。”菲利克斯伸出一根手指,在太阳穴旁转了转。


我就知道,这绝对不是单纯的巧合。


“你总得给我编出一个合情合理...

【露独】Семнадцать мгновений весны CH4

(四)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创造接近路德维希的机会就变得困难多了——有了这几天的‘前车之鉴’后,他的警惕性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与日俱增。


同样与日俱增的是我对他的好奇心。


如果拿一种动物来类比他的这种行为,我觉得贴合的形象会是羚羊群中率先发现附近有天敌的‘哨兵’。


就像现在这样,正当我在人群中捕捉到那一抹铂金色的时候,他也远远地窥见了我,一个转身就要往相反的方向走,好像晚一秒就会被狮子当做点心。


我不知道他的回避是因为被我听到了‘坏话’而感到心虚,还是因为本身就对我的身份感到畏惧。不过归根结底,我希望原因是...

【露独】Семнадцать мгновений весны CH3

(三)


第二天清晨,所有人被集中到营房前的一片空地上。


天气一如既往的寒冷,唯一让人庆幸的是今天意外的没有刮风。


人群静默无声,屏息一般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


身后不远处,托里斯正把双手贴向唇边,呼出的热气从指缝间源源不断向外飘逸。他搓搓掌心,用下巴指了指集合的人群,无声地询问我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我走到广场正中央,背着手面对着排列整齐的队伍,目光从一张张倦怠苍白的面孔上缓慢扫过,语调平静。“出列。”


灰暗阴沉的天空飘着雪花,死寂的队伍隔了几秒才有了动...

【露独】(中篇)Семнадцать мгновений весны CH1-2

Я бы сказал тебе,Много хорошего,

В тихую лунную,Ночь у костра.

В зеркале озера,Звёздное крошево,

Я подарю тебе,Вместо венца.

И расскажу тебе,

Если сумею я,

Как я люблю тебя,

Тысячу ра...

1 2 3 4 5